大公网首页       手机大公报
设为首页 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版: B05版   
    标题导航
  往期查询
返回报网首页 版面导航 
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平生風義不為錢
  王聖思

  外公特別看重女孩子的教育。他不贊成「大哥」(我們稱大外公)教媽媽讀詞,認為以前女子讀詞寫詞是限於活動空間的狹小而不得不為之,現代女子應該開朗樂觀地面對生活,不要因為從小讀詞使心情變得憂鬱了。媽媽一直感謝外公對她學業的安排和指導。從小學、中學到大學她一直就讀的是最好的正規新式學校—師大女附小、師大女附中、南開大學。高二時她瞞著家裡獨自去考南開大學預科,錄取後家裡其他大人都不放心她單獨外出讀書,只有外公鼓勵她—能考上南開不容易,全力地支持她離開北平到天津讀書。幾年後媽媽從南開畢業想去美國留學,學成後回來教書,看重學問的外公又很讚許這一想法,但外公的經濟能力是無法供應她去美國的,只能退而求其次,變賣了珍藏的一些宋版古書,讓她和伯郊大舅(名文坰)一起去日本留學。外公認為女孩子做學問,還是讀史為好,建議媽媽研究在日本資料豐富的明末清初史。在過了語言關之後,媽媽考入日本京都帝國大學歷史研究院讀書,指導老師是日本史學界頗有威望的羽田亨,也是外公的日本朋友。他佩服外公的淵博學識,媽媽得到他的悉心指導。 

  媽媽在大學讀書和留學期間,也仍是外公在外忙碌之時,他曾特地去山西趙城廣勝寺鑒別所藏《金藏》(俗稱趙城藏)。鑒定無誤之後,又在周邊老百姓家加以收集,得五千七百餘卷。後與廣勝寺住持和尚訂立借約,以贈送該寺所缺的《磧砂藏》影印本一部及給予借資三百元為條件,選借可印之經,運至北平,並在北平圖書館展出,供世人觀摩。然後,外公和葉恭綽等又忙著選擇其中的一部分,由北京三時學會編成《宋藏遺珍》在一九三五年出版。〔參見柳向春著《吳興徐森玉先生年表》,《徐森玉文集》(上海博物館編)第一九一至一九二頁,上海書畫出版社二○一一年版〕 

  「七七」事變爆發,媽媽和大舅中斷了在日本的研究生學業,媽媽後考入上海海關任職。一九三九年她與已在愛丁堡大學留學的爸爸辛笛(本名王馨迪)通信,爸爸約她去歐洲,一起到法國巴黎留學。在親人中媽媽最相信外公,這件大事她必須與外公商量,而外公此時正遠在安順、昆明等地奔走,為故宮文物南遷、為北平圖書館安置善本古書等事而忙碌,並摔斷了股骨,在醫院躺了幾個月之後,已在恢復之中。於是就有了她和外公的幾次通信,這些外公的來信有幸保存了下來,讓我們更了解外公的那顆慈父之心。在現存的十通信函中,有五通談及與赴歐留學相關事宜。其中一九三九年七月十九日函尤為具體,得知媽媽想去歐洲與爸爸一同求學之事,外公思考了一夜,列出七條理由支持女兒的決定: 

  一見外公對媽媽性格的了解:「滬事非但與汝所學異途,且以汝之不屈服之精神論之,決不能長久服務下去。」 

  二見對女兒終身大事的看重:「汝披沙揀金有年,得一王馨迪自非尋常之盲從者可比(余聞此事亦深慶幸)。」 

  三見他對未來女婿的關心:「若令王馨迪提前歸國,於學業上損失太大,渠既將為我家婿,應事事從渠之方面著想。」 

  四見他對經濟考慮的周全:「現在鎊價太高,汝赴歐之費用是一大問題,唯有請汝三叔將預備汝之婚禮費移作此用,余意即稍舉債成就此舉,亦覺稱心,惜余太窮,不能加以援助也。」 

  五見他對一切世俗之見的擯棄:「將來汝兩人學成歸國,雙雙拜見汝三叔,其榮幸當過於排場之婚禮十倍也。」 

  六見外公思慮細到對著裝之建議:「中國女子衣服著至歐洲甚為雅觀,與男子不同,汝若至歐,不必另製服裝。」 

  七見外公就己能力想為女兒出力:「牛津大學已聘陳寅恪為教授,聘中國人為教授此是第一次,不識陳往就否,余即作函詢之,如陳赴英或可指導汝若干事也。」這些看法今日讀來仍讓人感嘆不已。 

  戰爭期間,郵路不夠順暢,滬黔信件途中需多日往來,外公因未接到回信在八月十二日又馳函勸慰女兒:「文綺知悉:前寄各信諒已收到。現國幣慘跌,汝赴英或有阻礙(因久不接信遂生懸想如此),亦當隨遇而安,徐圖辦法,萬不可焦急,至要至要。惜余遠在數千里外無法為汝劃策也。」 

  外公考慮到赴歐費用籌措不易,也想為女兒分擔一些,八月十九日又去函:「近想各函均已收到矣。法幣慘跌,金貨大漲,赴歐日難一日,好者汝志已決,或可打破重障礙也。余藏漢魏石經三百餘,可值萬元,惜遠在北平,鞭長莫及,如此物今能易錢,當全數給汝(余已寫信託人)。」媽媽得知這一決定,立刻發電報,急切制止外公為她留學將心愛之物出售。 

   確如外公所說,爸爸因歐戰硝煙瀰漫而提前回國,且經滬回天津奔母喪。媽媽當然也無法去歐洲讀書了。此時媽媽已調至海關總署工作了。外公九月二十六日函中對媽媽仍有提醒:「文綺知悉:余赴築一周歸來後,讀九月二日來信(另一張是廿八日寫的),知汝已調總署工作,治學讀書是一件事,辦事又是一件事,不要混而為一,自不覺矛盾了。王馨迪過滬當已晤面,現計抵津矣。余當年收漢魏石經不過一時高興,本身外之物,汝看得太認真了。歐戰起後,此種交易當然罷議,望放心。」為赴歐籌措經費,父女倆互相為對方著想的惦念到此才畫上句號。 

  (《許國何須惜此身》五之二)

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A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A02版:要聞
   第A03版:廣告
   第A04版:要聞
   第A05版:要聞
   第A06版:中國新聞
   第A07版:中國新聞
   第A08版:台灣新聞
   第A09版:國際新聞
   第A10版:國際新聞
   第A11版:世界新潮
   第A12版:大公評論
   第A13版:教育
   第A14版:港聞
   第A15版:港聞
   第A16版:港聞
   第A17版:大公經濟
   第A18版:經濟
   第A19版:經濟地產
   第A20版:投資全方位
   第A21版:股市行情
   第A22版:社團新訊
   第A23版:中國證券
   第A24版:中國經濟
   第B01版:體育
   第B02版:體育
   第B03版:賽馬
   第B04版:波經
   第B05版:大公園
   第B06版:文化小公園
   第B07版:文化
   第B08版:娛樂
   第B09版:娛樂
   第B10版:娛樂
平生風義不為錢
往鈎沉
勝負之外
買官與賣官
家鄉的變化
老實人
有種味道叫鄉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