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公网首页       手机大公报
设为首页 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版: B07版   
    标题导航
  往期查询
返回报网首页 版面导航 
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戲曲京粵談《趙氏孤兒》
▲《趙氏孤兒》裡,程嬰(右,馬連良飾)向趙武(譚元壽飾)陳述往事,揭露趙武的身世
▲馬連良(右,飾程嬰)、張君秋(飾莊姬)合演《趙氏孤兒》
▶公孫杵臼(左,倪勝春飾)與程嬰(穆雨飾)聯手拯救趙氏孤兒
  圖:《趙氏孤兒》裡,程嬰(右,馬連良飾)向趙武(譚元壽飾)陳述往事,揭露趙武的身世 

  月前看罷香港藝術節京劇《趙氏孤兒》的當晚,來自澳門的某位劇評新進向筆者表示,這齣戲的上半部不俗;下半部則不過爾爾,並詢問筆者,怎樣給此劇打分。筆者坦然回答:頂多八十分。七十五分亦屬中肯。 

  為什麼這齣脫胎自傳統京劇《搜孤救孤》的《趙氏孤兒》而且份屬馬連良晚年巨作,竟然得分不高?究竟是演的問題,還是編的問題?要研究這個課題,須從這個敘述程嬰捨子成仁的故事的源頭說起。 

  《左傳》《史記》載述不同 

  關於春秋時代晉靈公欲殺趙盾一事,最早見於《左傳》。然而,必須說明,《左傳》並沒有記載趙盾一家被誅之事。原來搜孤救孤這個故事最早源於《史記》。司馬遷在書內的「晉世家」描述趙盾之子趙朔及趙氏全家被奸臣屠岸賈誅殺,趙氏門客公孫杵臼與程嬰商議合力救出趙家遺腹子,並以他人之嬰(註:並非程嬰親生嬰兒)代死。《史記》的載述,與《左傳》相去極遠,想必取自稗史,可信程度很低。與其看作史實,倒不如視之為文學作品。 

  京劇舞台的《搜孤救孤》,以《史記》作為濫觴,並以元代紀君祥的雜劇《趙氏孤兒大報仇》為藍本。紀君祥的雜劇版本,對原有情節作出很多改動。最顯著的是程嬰以親生嬰兒(並非《史記》所載的他人之嬰)代死,充分凸顯程嬰風高義潔。 

  由小戲改編至大戲 

  京劇《搜孤救孤》屬於折子戲,只演到趙家孤兒因程嬰捨己子而獲救。至於後來長大成人,為趙家報仇一折,則沒有編寫。按照傳統,《搜孤救孤》是老生必學必演的戲,往昔余叔岩公認最擅於演這齣戲,而他的現傳弟子「冬皇」孟小冬所唱的程嬰,亦屬一絕。 

  一九六○年,北京京劇團在《搜孤救孤》的基礎上,編寫了一齣大戲,由奸臣屠岸賈誅殺趙氏全家,一直演至二十年後趙氏孤兒擒殺屠岸賈為止,並名為《趙氏孤兒》。此劇由王雁編寫,首演時由馬連良飾程嬰、譚富英飾趙盾、裘盛戎飾魏絳、張君秋飾莊姬。演員陣容無與匹敵,而這齣戲亦是馬連良晚年舞台上的代表作。 

  戲裡有一大一小敗筆 

  這齣戲首演時哄動整個北京城。據京胡名家楊柳青十多年前向筆者親自憶述:當年此劇首演時,台後台下擠得水泄不通,根本一票難求。他由於忝為馬連良自四十年代起專用的琴師李慕良的門生,因此可以憑藉這種師徒關係鑽進後台看熱鬧。當時李慕良與演魏絳的裘盛戎共同創設「漢調二黃」,為花臉增添新腔。 

  這齣戲既然是精英盡出、名家薈萃,一唱一做,都為觀眾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,為何筆者竟然打一個七十多至八十分的不高分數呢?筆者記得第一次觀賞此劇的舞台公演,是一九九六年鄧宛霞邀約北京京劇院二團來港聯合演出。當時由馬派名家安雲武演程嬰,王文祉演魏絳,鄧宛霞演莊姬。然而,看罷全劇,發覺有一大一小的敗筆。 

  韓厥就義 著墨太少 

  先談小問題。當程嬰受莊姬託付,把趙家孤兒藏於藥箱裡而碰上韓厥盤查時,不幸因嬰兒哭啼而引致事情敗露。程嬰當然哀求韓厥放他一馬。然而,由於韓厥職責所在,豈可將緝捕中的孤兒放行?若然徇私,定必問罪處斬。這是韓厥生命的一大抉擇。可是舞台上只見程嬰說了幾句大仁大義的話,韓厥便毅然放行,而隨即自刎避責。這段戲處理上失於過速,骨節處宜應多予深化,透過雙方的唱唸做表,以至台步身段,詳細勾畫韓厥忠義兩難全的極端困境。何況,韓厥這個角色例由大武生扮演,台上的活兒只有寥寥幾句而無處可予發揮,豈不是一大浪費? 

  相比於韓厥捨身取義的一節戲,程嬰捐棄親生兒子而成就大義的一大段戲,處理上更見粗疏而跡近違背情理。須知如果要決定忍心以自己的嬰兒代趙家的孤兒送死,必須在唱做念白中凸顯忠大於情、捨親取義的情緒,而斷不能把親兒代死看作是一種必有的仁義行為。只見台上程嬰簡單幾句就交代過去,然後把親兒交給公孫杵臼送死。如此的處理手法,怎可令觀眾動容扼腕? 

  程嬰夫妻的情義角力 

  反觀十多年前由葉紹德根據這個京劇版本而改編成粵劇的新版本,在處理程嬰捨子的骨節上,就高明得多。他創設了程妻一角,而以這位代表母愛的妻子,與代表仁義的丈夫來一場情與義的角力。在程妻身上,我們看到為人父母極力維護親生嬰兒的生存權利;在程嬰身上,我們看到仁義為先,親情為後的大忠大勇;在他們激烈鬥爭中,我們看到人間最自然、最具人性的愛子之心,如何折服於人類最高潔、最無私的犧牲精神。這場戲為往後的程嬰含冤、孤兒復仇提供了最佳的鋪墊,隨後的戲就可以演得飽飽滿滿!如此一來,粵版比京版何止更勝一籌? 

  京版《趙》劇如果不思改良,而光以馬派的唱做列作賣點,恐怕經不起舞台的長期考驗,欠缺歷練不衰的條件。 

  塵 紓

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A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A02版:要聞
   第A03版:廣告
   第A04版:要聞
   第A05版:要聞
   第A06版:中國新聞
   第A07版:中國新聞
   第A08版:台灣新聞
   第A09版:國際新聞
   第A10版:國際新聞
   第A11版:世界新潮
   第A12版:大公評論
   第A13版:教育
   第A14版:港聞
   第A15版:港聞
   第A16版:港聞
   第A17版:大公經濟
   第A18版:經濟
   第A19版:經濟地產
   第A20版:投資全方位
   第A21版:股市行情
   第A22版:社團新訊
   第A23版:中國證券
   第A24版:中國經濟
   第B01版:體育
   第B02版:體育
   第B03版:賽馬
   第B04版:波經
   第B05版:大公園
   第B06版:文化小公園
   第B07版:文化
   第B08版:娛樂
   第B09版:娛樂
   第B10版:娛樂
戲曲京粵談《趙氏孤兒》
馬連良相關書刊推介
瓊頒百萬元文學獎
開封清明文化節萬人踏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