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公报首页       手机大公报
设为首页 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版: A16版   
  标题导航
  往期查询 返回首页
上一篇   下一篇 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寬運:寬闊大渡 運量無外
寬厚平易的寬運大和尚
寬運大和尚在第三次世界佛教論壇閉幕式上致辭
寬運大和尚代表西方寺向玉樹災區捐款
寬運大和尚與十一世班禪大師(左)
  《普賢行願品》頌云:智海廣難量,不測反增謗;牛飲水成乳,蛇飲水成毒;智學成菩提,愚學為生死;如是不了知,斯由少學過。《大涅槃經》偈云:或有服甘露,傷命而早夭;或有服甘露,壽命得長存;或有服毒生,有緣服毒死;無礙智甘露,所謂大乘典;如是大乘典,亦名雜毒藥;如酥醍醐等,及以諸石蜜;服消則為藥,不消則為毒;方等亦如是,智者為甘露;愚不知佛性,服之則成毒;又如木中火性、乳中酪性,緣若未具,有亦同無。眾生佛性,亦復如是;不學不知,非不成佛。

  ——《宗鏡錄》卷第三十九本報記者

  史利偉

  和寬運大和尚見面的次數不是很多,但是他給我的印象卻出奇地清晰。閉上眼,我的大腦裡就能放映他或坐或立時的影像:他坐下時,端正筆直,神態和悅,雙眼欲睜似閉,頭顱高昂,有一種仰視長空的氣勢;站立時,巍然挺拔,昂首挺胸,依然頭顱高昂,仰視長空。只有和人交談時,他的目光才會轉向你,智慧的光芒在他臉上跳躍,你會感覺到他口中之所吐納、目光之所釋放無不是三藏十二部的精華,信手拈來,如理如法;佛教的名詞:三毒、四無量心、五蘊、六度、七寶、八苦等等,在他口中如數家珍,此刻無論面前坐的是誰,他都能因材說法,契理契機。我想起了印光祖師《一函遍覆》中的開端之語:淨土法門,三根普被,利鈍全收。看來,寬運大和尚參透了念佛三昧的玄機。

  寬運法師,現任香港西方寺方丈。原籍中國東北遼寧省喀左縣,乃蒙古族人士。一九八三年南下赴港,一九八六年追隨永惺長老剃度出家,為天台宗第四十六代傳人。二十多年來,一直輔助永惺老和尚領眾修行,弘經演教,利樂有情,悲心宏願,不遺餘力。日常處眾,寬厚平易,簡樸謙虛,戒行嚴持,四眾欽仰。

  愚學為生死 智學成菩提

  魯迅先生有句口頭禪:凡事總須研究,才會明白。其實,世間諸事大抵如此,在中國綿延了數千年的佛教也不例外,學佛到底為了什麼?這也是四眾弟子思考的一個永恆話題,也是我向寬運大和尚請教的第一個問題。

  梁啟超認為:「佛教是建設在極嚴密極忠實的認識論之上,用巧妙的分析法解剖宇宙及人生成立之要素及其活動方式,更進而評判其價值,因以求得最大之自由解放而達人生最高之目的者也。」縱觀佛教在中國的發展歷程,兩漢之際,佛學沿着絲綢之路東輸入華;魏晉南北朝時期,社會動盪、民不聊生,失望悲觀而追求精神解脫,成為一種時代的集體憧憬;那一刻,佛學與社會大眾的心態一拍即合,佛學在各階層中有了廣泛的市場。從此,佛教在中國進入了一個快速發展期,出現了「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樓台煙雨中」佛教勝景。隋唐以降,尤其是高僧玄奘的捨身求法和終生努力,使佛學與中華文化完美結合、佛學研究異彩紛呈,並促成了有中國特色的禪宗在中華大地的絕對優勢,佛教在中國的發展進入鼎盛時期。宋明以來,儒釋道三學漸趨合流,理學興盛,佛學逐步被引入儒學框架之中,失去了積極進取的生機;尤其是到了清朝和民國時期,佛教日益式微,逐步走向山林化、鬼神化,靠超度生死茍延殘喘。也正是因為佛教的頹廢,迫使後世的大師們窮則思變。太虛大師提出的「人生佛教」思想,大膽革新,讓中國佛教面貌煥然一新。太虛大師說:人生佛教的落實與發展,它一定是先由戒律的行持,而後去袪煩惱、增加智慧,把一切所有的世俗化的東西,讓它合理化,然後逐步提升與超越,這樣佛教才能發揮它最大的功能。

  寬運大和尚非常贊同太虛大師「人生佛教」的理論,他認為對於學佛的意義,太虛大師早給我們做了最好的回答:太虛認為,如果佛教不能解決現實社會的人生問題,就不是真正的人生佛教,即人生所需要的佛教。因此,對於人生佛教的實踐,他提出四個層次與步驟;第一是「人生改善」,我們首先應改善自我的人生,而出家人就更應改善出家以後的人生。人生改善了以後,才能真正提升自己的內在,從人格到僧格都得到進步;這基本的層次完成以後,才能進入第二個層次,即「後世增勝」,令後世即將來得到好處或利益。然後再進入更高的層次,即第三個層次,才能「生死解脫」。而最後達到了最高的層次,也就是第四個層次,即「法界圓明」,也就是佛的覺悟的境界。

  《大智度論》有言:佛法大海,信為能入,智為能度。但對於眾多學佛者而言,信而不理解、不了義,就會增加愚癡,愚癡的人就不會了解佛法的本質,認為學佛是為了了卻生死,超脫輪迴。這個發願仍然執於我相、壽者相,不懂得生死即是涅槃道理,所以說是愚學為生死。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,只因妄想執著,不能證得!因為他們不知道不了解佛性。只有為了認識自己本來的真如佛性而修行才是智學,也就是為智而學,有信有解。所以有信有解智慧學佛的人是為了成就菩提。成就無上菩提、法界圓滿,才是大乘佛教最終的修行歸宿。

  內謙外禮 人天師表

  當談及出家人的形象問題,寬運大和尚和悅的面龐沉靜了一下說,《六祖壇經‧機緣品第七》中提到,「夫沙門者,具三千威儀,八萬細行,大德自何方來,生大我慢」。出家就是作佛,出家就是犧牲自己,救度一切眾生。自己要給眾生做好榜樣,起心動念、言語造作都是天人的模範。出家人稱為「天人師」,不但是人間的老師,還是老師中最好的表率、最好的榜樣,是六道裡頭諸天的老師,天王看到你都要向你學習。所以出家人必須注重自己的形象,坐言起行,人天師表。正如印光大師所說:「無論在家出家,必須上敬下和。忍人所不能忍,行人所不能行。代人之勞,成人之美。靜坐常思己過,閒談不論人非。行住坐臥,穿衣吃飯,從朝至暮,從暮至朝,一句佛號,不令間斷。或小聲念,或默念。除念佛外,不起別念。若或妄念一起,當下就要教他消滅。常生慚愧心及懺悔心。縱有修持,總覺我工夫很淺,不自矜誇。只管自家,不管人家。只看好樣子,不看壞樣子。看一切人都是菩薩,唯我一人實是凡夫。」

  我們「只看好樣子,不看壞樣子」,我們要見賢思齊,我們要學做菩薩。誰做得好,誰就是榜樣;誰做得不好,就要起慚愧心,因為我們學佛修行的人內心永遠要謙下;如果內心不能謙下,我們就會貢高我慢,這樣的話,修行就會白費。所謂「內心謙下,外行於禮」,這就是功德。因此,每天我們必須以「內心謙下」來提醒自己、警誡自己。

  我們都知道,佛是圓滿的覺者,若以月亮作比喻,我們如初一的月亮,佛如十五的月亮,菩薩就如十三、十四的月亮。由於,菩薩仍未圓滿,所以還需要懺悔,還需要繼續精進不懈,那麼,何況是我們這些薄地的凡夫僧?我們有什麼值得貢高我慢的?其實一點都沒有。在學習的過程中、在生活上,我們為什麼會那麼多的怨言呢?我們常常說,到了八地以上的菩薩,利他即自利,幫人家就是幫自己,這個布施是沒有條件的、是不望回報的、是完整的。我們現在就不一樣了,如果我們在幫助別人的時候,如果得不到應有的回報,往往就會埋怨了:我對你這麼好,你怎麼對我不好呢?我們就會抱怨。因為我們內心不夠清淨,我們的心還有污染,所以無法做到真正的無緣大慈。因此,我們必須透過努力修力,把一切的煩惱污染祛除,以回復自己本來具足的如來藏清淨心,這才是我們修行的目的。如果我們真的見到自己的本來面目,自然而然就能夠圓滿佛道,也就能達到太虛大師所說的「法界圓明」的境界。

  完成在僧格 僧成即佛成

  面對當今佛教發展的困難,寬運大和尚認為人才問題仍然是佛教界面臨的最大考驗。他告訴記者,趙樸老說過,佛教當務之急,第一要培養人才,第二要培養人才,第三還要培養人才,但佛教的人才的培養實在是非常的困難。他說:我們佛教的三藏十二部非常、非常的浩瀚,學人不單要能「入藏」,而且還要能「出藏」,畢竟是不容易的;這需要我們終身學習,乃至於多生多世的學習,直到圓滿佛道。當然,談到佛法的修學以及其人生實踐,我們就一定要講到太虛大師,太虛大師說:「仰止為佛陀,完成在人格;人成即佛成,是名真現實。」我把它稍微改一改──「完成在僧格,僧成即佛成,是名眞現實」。一個僧,他的成就,首先是戒律的行持,第二是僧伽的教育。沒有優質的教育,就沒有優良的僧伽,佛教的形象就沒辦法提升,因為佛教必須是相應於社會時代的需求的、是契理契機的。

  所以任何一個出家人,第一堂課首先就是學習把一個人的本分做好、把一個僧的本分做好,從而建立完整的僧格。然後開始做菩薩,行菩薩道。太虛大師也曾經寫過一首《五十初度詩》,詩曰:「我今修學菩薩行,我今應正菩薩名,願人稱我以菩薩,不是比丘佛未成。」就是說,我今天已經開始學菩薩行,我已受了菩薩戒,今天應正名為「菩薩」,願人們都稱我為菩薩。這就是真正的菩薩道的精神。

  我們要完成僧格,圓滿佛道;我們唯有把自我的僧格完整地建立了,才能真正的圓滿佛道。唯有僧格真正的完成,我們才能做一個好的影響眾。首先,我們影響的是自己,然後再去影響其他人,所謂「自利利他」「自覺覺他」,如此,我們才能圓滿菩提。

  夙夜在佛 一心念經

  談到修行,寬運大和尚對念佛法門情有獨鍾。他在佛七開示中說:末法時代,念佛法門最為契機。好像大家來西方寺參加數天的法會,每天很早便起床,勇猛精進地念佛,但是法會結束以後,大家各散東西,隨緣牽引,有的念佛去了,有的還是在財、色、名、食、睡五慾之中奔波,所以憑我們的自力要成佛實在是非常非常的困難,因為我們還有很多、很多的煩惱未斷,我們的無始無明,即見思惑、塵沙惑、無明惑種種煩惱,令我們難以出離。

  因此釋迦佛才慈悲給予我們一個方便,讓我們求生西方淨土,這裡頭怎麼樣呢?我們很簡單,只要是專心一意、老實念佛,就能夠了生脫死;雖然我們有很多業障不能一下子清除,但是可以帶業先到西方極樂世界去,然後再繼續修行;那裡最大的好處就是永不退轉,只要我們發願求生,虔誠懇切,一念到十念都可以往生;在那裡只會進不會退,因為那裡環境非常的好,清淨莊嚴,風禽鳥樹皆自然發出念佛、念法、念僧之聲;就好像大家來到寺廟總是在這裡頭念佛,拜佛、誦經,又或者是吃齋、禮塔,我們的心情都會受到環境的影響;而極樂世界的環境就更加殊勝無比了,那是阿彌陀佛的願力所成就,正報、依報都非常的莊嚴,七寶池、八功德水、黃金為地,晝夜六時天雨曼陀羅華,實在是太美妙了;這是我們人人嚮往的地方,所以我們到那裡頭修行,肯定會比較快。

  印光祖師有言:淨土法門,釋迦、彌陀之所建立也。文殊、普賢之所指歸也。馬鳴、龍樹之所弘揚也。匡廬、天台、清涼、永明、蓮池、藕益之所發揮宣導,以普勸夫若聖若凡或愚或智也。此諸菩薩大士,於千百年前,早已為吾遍研藏教,特地揀出此不斷惑業,得預補處,即此一生,定出樊籠,至圓至頓,至簡至易,統攝禪教律而高出禪教律,即淺即深,即權即實,殊特超越天然妙法也。印祖還言:淨土法門,有教無類。凡聖智愚,等蒙攝受。一切法門,皆仗自力。唯此一法,全仗佛力。佛力自力,天淵懸隔。信願憶念,定生佛國。盡人信念,盡人往生。這是祖師實證修行給我們留下的寶貴經驗,是我們修行念佛法門的信心源泉。

  我們學佛、念佛,應該發心、發願,就是從今天做起。因為一個人的成就往往在於發心夠不夠大、發願夠不夠懇切,所以大家要慶幸自己有這麼好的因緣,佛法難聞今得聞,並且知道念佛的好處,就應該一心求生西方淨土,只要我們有這個願望,將來早晚都會成就。所以大家要好好的念佛,好好的發心;我們不但成就自己,同時更要利益他人,我們要做一個菩薩,要做一個影響眾,這才算得上是一個真正的佛弟子。

上一篇   下一篇 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A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A02版:要聞
   第A03版:香港政情
   第A04版:要聞
   第A05版:要聞
   第A06版:要聞
   第A07版:中國新聞
   第A08版:中國新聞
   第A09版:中國新聞
   第A10版:大公評論
   第A11版:港聞
   第A12版:港聞
   第A13版:港聞
   第A14版:港聞
   第A15版:港聞
   第A16版:盛世菩提
   第A17版:專題
   第A18版:台灣新聞
   第A19版:特刊·教育
   第A20版:體育1
   第A21版:體育
   第A22版:貴州招商
   第A23版:賽馬
   第A24版:國際新聞
   第B01版:經濟
   第B02版:國際經濟
   第B03版:經濟·航運
   第B04版:投資全方位
   第B05版:香港紡織報
   第B06版:香港紡織報
   第B07版:香港紡織報
   第B08版:香港紡織報
   第B09版:中國證劵
   第B10版:經濟視點
   第B11版:廣告
   第B12版:娛樂3
   第B13版:娛樂
   第B14版:娛樂
   第B15版:體育
   第B16版:股市周報
   第B17版:社團新訊
   第B18版:大公園
   第B19版:文化‧小公園
   第B20版:文化
   第B21版:校園
   第B22版:中華醫藥
寬運:寬闊大渡 運量無外